<dfn id="xpbzb"><p id="xpbzb"><th id="xpbzb"></th></p></dfn>

          <var id="xpbzb"></var>

          <var id="xpbzb"></var><dfn id="xpbzb"><ol id="xpbzb"><big id="xpbzb"></big></ol></dfn>

            江陵“聯村發展”壯實集體經濟

            信息來源: 湖北日報 | 發布時間: 2020-07-28 10:33

            湖北日報訊 (記者李光正、通訊員沈黎明、黃建軍)7月22日,江陵縣熊河鎮上千畝農田里,拳頭大小的吊瓜密密麻麻吊在尼龍網下,農民在給曾遭水淹的吊瓜秧施肥、打藥。吊瓜田中間,是倉庫、洗瓜池、吊瓜子曬場。這里是江陵縣村集體經濟產業園,也是該縣第一個以村為主體創建的農業產業園。

            2018年10月,江陵縣村集體經濟產業園成立,引進市場主體種植吊瓜800多畝。熊河鎮熊河村、新河村出地,秦市鄉秦家場村、普濟鎮趙家嶺村等7個村出資70萬元,試點“聯村發展”。“吊瓜第一年種好了,可連續五年收獲吊瓜子,銷往東南沿海地區,每斤20多元。”產業園負責人李忠華說,2019年,參與合建村村均分紅2萬多元,今年至2023年預計每年村均分紅3萬多元。

            今年,“聯村發展”在全縣鋪開。郝穴鎮荊江村、白馬寺鎮長河村、熊河鎮侯垱村等6個村投入300萬元到村級集體經濟產業園,新增吊瓜面積395畝。普濟鎮10個村、馬家寨鄉4個村、沙崗鎮3個村、白馬寺鎮2個村到產業園考察學習,采用“聯村發展”模式種吊瓜1000多畝。

            產業也走向多元化。秦市鄉12個村聯合發展食用菌產業,2019年收益23.5萬元。白馬寺鎮2個村聯建蟠棗種植基地,每村每年可收益9萬元。熊河鎮熊彭村等4村聯建豇豆基地,已種植上千畝。

            江陵縣委組織部部長王焱群介紹,以前農村曾有相互爭資源的現象,現在聯合發展、共建共享,對出資村而言,村集體經濟產業園就是一種農業飛地經濟。這種“聯村發展”模式對壯大村集體經濟、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都有現實意義,能推動農村公共事業和基層黨建更上臺階。2019年全縣集體收入不到5萬元的村已經清零,今年力爭70%的村集體經濟收入達到10萬元以上,50%的村達到20萬元以上。

            村集體一貧如洗,村“兩委”連辦公的地方都沒有;村里無錢為村民辦事,村干部說話沒人聽……在脫貧攻堅戰打響之前,一些地方這樣的“空殼村”“后進村”并不少見。

            如何發展壯大村級集體經濟,更好地發揮村級黨組織帶領農民奔小康的引領作用?

            江陵縣在脫貧攻堅中抓住政策機遇,探索推廣“聯村發展”模式,求解“窮集體”痼疾,村級集體經濟“家底”變厚實,產業發展帶動能力明顯增強。

            來自光伏電站的啟發

            2018年,江陵縣郝穴鎮荊江村、沙崗鎮劉湖村等17個貧困村,將申請到的產業扶貧項目資金集中起來,在馬家寨鄉建成光伏發電站。發電年利潤85萬元,每村分得5萬元,一年就脫貧出列。

            “為何想到17個村湊錢建電站?”

            江陵縣委組織部部長王焱群介紹,光伏發電站建在馬家寨鄉楊淵村,項目所需資金680萬元,不要說楊淵村,就是馬家寨鄉也拿不出這么多錢。后來集思廣益,將其他貧困村產業扶貧資金集中起來,賺錢后按股份分紅。

            光伏發電站讓其他村看到“聯村發展”的好處,也躍躍欲試。縣委組織部又在熊河鎮籌建村集體經濟產業園,由該鎮熊河村、新河村出地,秦市鄉秦家場村、普濟鎮趙家嶺村等7個村出錢入股。產業園引進富億農業綜合開發有限公司種植吊瓜,第二年就產生效益,合伙經營的村都分得2萬元紅利。

            去年,該產業園用工3500多人次,開出勞務費32萬多元。熊河村村民陳倫高把農田流轉給產業園,到產業園打工,年收入3萬多元,比過去種田高1萬元。產業園每年還幫扶50名貧困戶,每戶以3000元扶貧產業獎補資金入股,每年分紅1000元。

            馬家寨鄉和熊河鎮的成功案例,吸引其他鄉鎮紛紛效仿。江陵縣專門成立發展新型村集體經濟工作領導小組,統籌全縣“聯村發展”。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徐方華介紹,把一些缺乏資源、找不到項目的村集中起來,精選好產業,吸引市場主體共同發展,既壯大村集體經濟,又幫助村民特別是貧困戶增收。

            整合項目資金 實現規模經濟

            “村里底子薄,就算申請到扶貧資金也搞不成一個項目。這筆錢我們又不敢亂用,只能閑置。”普濟鎮楊岔路村黨支部書記嚴圣才說,這種情況在江陵曾很普遍。

            今年普濟鎮建成260畝吊瓜產業園,包括楊岔路村在內的10個村各投14萬元共建合作社,嚴圣才當選為合作社負責人。產業園總投資282萬元,除各村資金,縣、鎮各扶持一部分。

            “壯大集體經濟需要發展產業,產業需要好項目,項目需要資金,資金必須達到一定規模才行,這就需要聯合發展。”省社科院農村經濟研究所所長鄒進泰認為,通過資金帶動土地、勞力等生產要素向規模化集中,繼而實現集約生產、規模經濟。

            如何聯合?必須在平臺上整合資金。

            普濟鎮黨委組織委員王利芳介紹,以前農村修路修渠,以片區為主,需要以縣級為平臺整合資金。現在基礎設施建好了,需要大力發展產業,無論是一村一品還是一鎮一業,牽涉面相對以前較小,整合平臺開始向鄉鎮、村延伸,有些需要鎮出面,有些村自己做主就行了。

            秦市鄉五岔河漁場提檔升級,需要新建道路1.8公里、整治魚塘470畝,投資概算300萬元。漁場拿不出這么多錢,秦市鄉出面整合項目資金,荊堤村等4個村聯合投資200萬元,剩下的由鄉政府出。漁場盤活后租給企業,出資村每年分紅4.7萬元。鎮村還安排24名貧困戶到漁場工作,每人每年增收5000元。

            秦市鄉孟家垸村等12個村自行聯合投資185萬元發展食用菌,2019年收益23.5萬元。按股分紅,孟家垸村分得6.5萬元,其他村分得2萬元、1萬元不等。

            熊河鎮熊彭村等4村聯建的豇豆基地配套設施,吸引一家廣西企業與該村成立合作社,免費發放種子,提供技術培訓和統防統治服務,目前周邊已有上千畝豇豆,計劃發展到5000畝。

            引進市場主體 拓寬銷售渠道

            江陵縣村級集體經濟產業園引進的富億農業,在荊州最早試種吊瓜,吊瓜子銷往江蘇、安徽等地貼牌加工,最終進入良品鋪子等終端渠道。

            為什么選擇富億?“最主要的是富億有渠道,能夠保證銷售。”產業園負責人李忠華說。

            資市鎮潘市村很多村民種菜,經常出現賣菜難。今年該村與另兩個村共建84個蔬菜大棚,租給一家合作社。這家合作社跟荊州各大農貿市場有聯系,銷售不愁。“我們再也不操心賣菜了,每村每年還可分租金3.6萬元。”潘市村黨支部書記陸菊說。

            熊河鎮黨委副書記龔華夏介紹,彭市村等6個村投入300萬元共建200畝蘆筍基地,與江西一家企業達成保底銷售協議。第一年沒產出,第2年起每村收入5萬元,第3年至第10年年均收入可達10萬元。

            鄒進泰認為,江陵縣用“聯村發展”模式來壯大村集體經濟是個創新之舉,“聯村發展”集中力量辦大事,不僅夯實了村級集體經濟,還給貧困戶提供了務工掙錢機會,是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的有益探索。

              打印|關閉
              觸碰右側展開
              日韩黄片